箱包产品
您的位置:主页 > 箱包产品 >

华尔街日报也在跟我约采访

日期:2019/06/12 04:23

  机会对大家都是均等的,关键在于它到来的时候,你有没有抓住它,有没有认真对待。

  带动一批有共同价值观的企业共同创业,大家以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利益、共享经济来共同成长,这是我二次创业的价值所在。

  他是平湖箱包产业中的“京归”,却在将新秀集团打造为年产值超10亿元的全国龙头后,悄然卸任董事长,转而打造全产业共享平台,“一退一进”,尽显一个企业家的产业雄心;

  他是博鳌亚洲论坛国际政商嘉宾口中的“Bag man”,九进博鳌,只为传统产业发声,为中国箱包代言;

  他是箱包产业共同创业“乌托邦”的缔造者,希望运用互联网思维,打造线上线下产业平台和资本平台,以共享经济模式带动箱包产业共同成长、全面升级;

  他喜欢做“带动者”,他说,这盘产业大棋还只走了第一步,“让这个产业更有空间地成长,是我这辈子做的所有的事情的核心目标。”

  主持人:在上月底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您向李克强总理做汇报的照片红遍了朋友圈,能介绍下当时的情景吗?

  施纪鸿:去博鳌亚洲论坛,我一方面是希望学习全球经济大咖们的分享,了解最新动态,寻找一些合作资源,但更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代表中国传统产业多一些发声,让大家了解传统产业企业家在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秘书处组织了一个企业家与李克强总理的座谈会。在座谈会上,我向李克强总理汇报了我们箱包行业未来发展的思路,即希望通过M2C(Manufacturer to Consumer,生产者到消费者)的产业互联网模式,拓展微笑曲线两端,整合产业中的企业抱团发展,为消费终端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使中国制造业即使在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情况下,仍然能有较好的生存发展机会。

  施纪鸿:其实机会对于大家都是公平的,关键是机会来到时你有没有认线年前博鳌论坛秘书处找到新秀集团时,只是想做一个会议用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但是我认为,博鳌聚集了全球政商大咖,是中国企业传播品牌产品非常好的机会,我们要设计一款既能作为会议用包,又能带回去自用或者作为礼品送人的包,要能传播中国的产品、中国的品牌。所以一开始我们就非常认真,专门设计开发了产品给秘书处确认,他们收到后非常惊讶,但没有人会反对你的认真。第一年我们特别设计的会议用包非常受欢迎。第二年我们又开发了不同功能的包。九年下来,如果我们做一个博鳌亚洲论坛会议包系列陈列的话,会发现每一个包的功能都不一样,每次都有新亮点。

  到第二年,就有不少人关注到了博鳌提供的包包,很多人开始认识我,说这就是那个“Bag man”。他们会期待明年的包是什么样子的,也会给我提一些建议。于是博鳌亚洲论坛成为我们做用户体验的一个非常好的场所,我也从原来只是宣传新秀箱包,到现在宣传平湖箱包。同样一件事情,你如果把它当任务来完成,它可能就很平淡;如果你很认真去做,可能你就会得到很好的回应,效果会完全不一样。

  施纪鸿:从商业角度来说,我们的确得到了不少商业订制业务,但更大的价值在于,箱包这个传统产业的正能量在这个平台上持续释放,让全球政商代表、媒体关注到了中国传统产业。通过博鳌,几年前,路透社的记者到平湖对传统产业进行了调研,回去后写了一篇非常深刻的分析,向全球传递了一个声音:中国的制造业非常努力,并不是仅仅停留在野蛮的劳动力价格竞争阶段,还在努力向品牌等方向努力。最近,华尔街日报也在跟我约采访。所以,九进博鳌,我的主要收获是代表行业在博鳌这个平台上发声,不管我们的主张是否一定正确,但是,只要发声,就会有回应,就会有改造提升的机会。

  主持人:2014年你辞去了新秀集团董事长的职务,转而全力去做平湖箱包城,很多人对你的这个举动感到非常惊讶,你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施纪鸿: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我不是特别传统的企业家,不是非常愿意一直在一个成熟的企业干同一件事,还有更多感兴趣的事需要我去做;从理性方面来说,我觉得新秀集团下一步的成长应该需要新的领导去做;同时,我是平湖市箱包行业协会的会长,平湖国际箱包城是个产业平台,需要以第三方公平公正的心态去做。离开新秀集团,可以使我更多地以第三方的心态来做这个平台。

  施纪鸿:新秀箱包我为之奋斗了很多年,现在我开始为平湖箱包代言,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为中国箱包代言。我认为箱包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是整合跨界资源。我希望打造一个资源整合型的第三方产业平台,让全球的箱包厂商未来都能在上海地区找到一个箱包产业的伊甸园。在这里能找到新的资源,焕发新的激情,找到新的突破口。无论是平湖箱包还是中国箱包,甚至是全球箱包,只要需要我代言的,都是我的工作。

  主持人: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构想,具体来说,你准备做哪些事情来推进跨界整合?

  施纪鸿:帮助别人,首先要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平湖箱包要摆脱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困扰,向箱包产业的下游环节,即科技含量、专利设计、市场品牌等方向走下去,虽然比较困难,但是一定要走。我们最紧要的事是帮助平湖箱包产业突破微笑曲线两端,攻破微笑曲线两端的风险投入,让相当一部分有共同价值观的箱包企业分享红利。

  中国品牌与国际品牌竞争,最好的切入点就是依托强大的制造能力,在知识产权方面开发一些深受消费者喜欢的专利产品,成为占领市场的利器。平湖箱包要通过自主创新和跨界合作,在原创设计方面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比如新秀集团与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合作,将纳米技术运用到箱包的外壳保护上,使得箱包外壳表面硬度大大提升,解决了箱包运输易划伤的问题。现在我们也在探讨,如何通过纳米技术,使得箱包拉杆、轮子塑胶件着色方面和电镀氧化的污染问题得以解决,这些一旦成功,就是中国企业拥有的知识产权。

  主持人:你现在有四个头衔,新秀集团创始人、平湖箱包城董事长、相伴宝产业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还有开创资本的创始合伙人,这四个头衔对你分别意味着什么?

  施纪鸿:新秀集团创始人代表我过去为之奋斗多年的事业。平湖箱包城是一个线下的产业交易市场,它的定位是华东地区箱包产业的全产业链线下体验平台;相伴宝则是一个线上平台,是一个产业互联网平台和第三方服务平台,它的覆盖面更广。两者加起来可以形成线上线下全产业链服务平台。

  开创资本主要是对箱包产业的优秀创业企业或与箱包产业可以结合的跨界企业进行投资,通过开创资本的领投,吸引带动更多的投资机构进行投资,助力这些企业快速成长。这三者组合起来,可以说是我要下的一盘产业大棋。

  施纪鸿:我是希望带动一批有共同价值观的企业共同创业,在这个创业营里,大家以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利益、共享经济来共同成长。这也是我本人二次创业的价值所在。

  大家都知道马桶盖事件,中国的消费者去购买日本的马桶盖并不是不爱国,而是希望享受到作为一个小康家庭更加合理的消费价值,买到用得踏实的消费品。我们创业的目标就是,让中国消费者在国内买到用得踏实的好产品,摆脱不爱国的“诬蔑”。这包括几个部分:一大批中小企业集中精力,发挥工匠精神,将产品质量做好;平台来牵头企业共同提升原创设计和知识产权保护,投入的成本分摊会降低;同时,集中抱团打造共同的品牌、共同的商誉,这样成本分摊也会比较低。

  在这样的模式下,只要把微笑曲线两端做好,就能实现商业价值。如果创业成功,创业营中企业获得的收益,肯定比给国际品牌代工获得的收益要高,也不用担心劳动力成本比东南亚高会导致订单转移等问题了。

  利用产业平台,利用M2C,做成共享的商业联盟,并且可持续推进,这是一种产业革命,也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达到这种商业模式有一定的困难,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不是不可能。如果这条路成功了,可以说为箱包产业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不成功,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施纪鸿:中国大部分中小企业没有能力在同一时间进行多头作战,但是以中国企业吃苦耐劳的精神来说,只要明确一个方向就一定能做好。他们在生产现场的管理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是缺乏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等,如果将他们吸纳成为一个共同创业的企业群体,成为创业营中的一员,他们的任务就比较简单,只需要将工匠精神发挥在如何控制质量、如何比为大牌代工更用心上,那么这件事一定能做好。

  主持人:开创资本目前投了多少项目?现在创业的风潮十分火热,很多做实业的企业家都在做创投,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离开了实业?

  施纪鸿:作为企业家,有些人投资是为了带动所从事产业的发展,有些企业家觉得做实业太辛苦,通过投资帮助别人成长的同时,给自己带来回报,我觉得都是可取的,都是值得肯定的。

  我现在的投资还是围绕着箱包产业,让产业更加有空间地成长,是我这辈子要做的事情。开创资本目前也是刚刚起步,但有非常广阔的前景。我们希望通过开创资本,激活资本对于箱包产业链条上有价值企业的挖掘,使得行业企业能得到更多的资本帮助。有句古话说,人追钱越追越穷,钱追人想穷也穷不了。现在我做的事情,直接的商业利益可能并不明显,但是一旦格局形成后,相关价值体现后,商业利益自然会实现。

  施纪鸿:目前我们还只是走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平湖国际箱包城目前投资6亿元,按箱包行业全产业链生态系统规划为四大业态,其中原材料市场已经在试营业,今年成品接单、品牌体验、电商设计物流金融进入装修开业阶段,今年的业务目标是初步形成平湖箱包城线下的大家族。

  施纪鸿:应该说比平台的概念还要大,未来平湖箱包城将形成一个产业生态圈,将有多个平台、大量的企业在这个生态圈中相濡以沫地发展。

  打造产业生态圈最大的成本是教育成本,这也是我的最大困难。因为这是创新模式没有成功案例,企业家们需要改变原来的习惯,制造工厂以外的企业需要迅速成长……所以,你们媒体对于产业的关注也是在帮助我解决最大的困难,非常感谢。多年来平湖市委市政府对箱包产业转型升级持续坚定的支持,是我们能够不断成长的重要原因,而打造共同创业营,让更多的行业中小企业摆脱困境,则是这盘产业大棋的棋眼。

  主持人:我留意到,你的衣领上别着的是爱心包包的徽章。你刚才说你是个商人,本能是考虑利益,但你也在不遗余力推进爱心包包的公益项目,你会花多大精力去做这件事?

  施纪鸿:我现在个人花的精力不多,这个项目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但我在任何时候,只要有机会,就会像宣传箱包产业一样,去宣传爱心包包,为它们发声,帮助对接资源。

  爱心包包是箱包产业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我们希望通过爱心包包,让业内的企业拥有更多善良的基因,哪怕一个小企业只是捐几十个书包,爱心包包也会以企业的名义送到贫困孩子的手上,对应的照片、视频、孩子的签名,都会回馈给企业,如果你有时间,可以一起参与,没有时间,我们可以帮你完成。爱心包包就是一个爱的传递者。公益可以很小,公益也并不仅是帮助别人,更是帮助自己。当我没有什么董事长可以卸的时候,剩下的时间将用来做爱心包包,因为做善的事情可以非常开心。

  主持人:前几天,朋友圈都在刷华为老总任正非,72岁还自己赶飞机、拎行李箱、坐摆渡车。你在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财富观?

  施纪鸿:我非常理解任正非。我一直认为,我就是一个穷学生,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特点是抗压性很强,对于生活没有太多的享受需求,对于财富既看重也不看重。任正非的做法我们一直在做,去国外坐飞机我会坐经济舱,出差我觉得住如家就很好,现在我自己每个月的花费可能也就几千元。物质需求上,我基本上只需要吃饱穿暖就行,所以没有什么扛不住的压力。

  专注于研发生物基新材料——聚乳酸纤维贴身穿用产品。该产品天然抑菌亲肤、滑爽透气、健康舒适,处于生态纺织前沿技术领域。目前已开发贴身穿用内衣袜、床品被褥、母婴用品和卫生巾纸尿裤四个产品系列,申报了十几项国家专利,产品基本成熟并具备了市场推广的条件。

  尚佳:我们花八九年时间开发出了好的专利产品,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快速推向市场?

  施纪鸿:专利设计的产品如何与市场商业化对接,关键就是用户体验,要让目标消费者产生不可磨灭的印象。聚乳酸纤维材料有环保、可降解的特点,非常适合婴儿服饰、内衣等,你需要聚焦其中一点,挑起大家的需求,产生“一针捅破天”的效果。我觉得婴童服饰应该是个非常好的方向。

  施纪鸿:有两种渠道,一种是B2B,即与做内衣、婴童服饰的大品牌合作,通过他们的品牌,使用你的材料,扩大销售的同时,也是一种最好的代言。另外一种B2C,自己做产品直接面对消费者,但是这条路走起来会比较辛苦。我一直认为,创业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不要多头作战,应该集中精力往一个方向走,其他方向要与人合作,如果又做产品研发、又做市场、又做品牌,可能风险会比较大。

  另外,在知识产权得到足够保护的前提下,还可以对专利技术进行商业化推广。德国杜邦,它没有产品,但是比很多产品企业赚钱,主要是它有大量的专利。如果让各大知名品牌都用上你的专利,也就成功了。

  得益于嘉兴日报社组织的“创赢1+1”活动,有幸结识平湖国际箱包城董事长施纪鸿先生。他关于商人的共同价值观新说,他的箱包从新秀、平湖、中国到世界的产业发展理念以及爱心包包公益项目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与施总的沟通,启发了我创业的新思路:要走B2B路线,找行业内的大品牌厂商合作,把已经成熟的产品快速推向市场;应该着力于专利技术的自我保护和推广应用变现双管齐下,从卖产品转向卖技术;跨界合作,下一步我们也将进一步探讨我的技术与箱包的跨界结合,这也为我的项目打开了新的思路。